书轩网 > 都市小说 > 云其深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分类(8)
    (上帝视角)

    万一完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正泡在湖中。

    湖中的水极其的冰冷,但是却让他胸口的疼痛消失了。

    他想要离开湖水,就在他想要移动上岸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形变大并且自己身上没有一件衣物。

    “我奉劝你现在最好不要离开这里。”千夜的声音传入万一的耳朵里。

    万一在意的一转身就见到千夜站在岸边,他的脚下还有一朵红色的奇异花朵。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疆邦吗?”万一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是被一名红衣人带到这里的。

    “这里的确是疆邦,我叫千夜,目前管理这里。你现在在修养的时期,最好还是不要离开湖中。不然你的痛苦还会再次降临,这儿湖水虽然冰冷但是不会对常人造成风寒的伤害,尤其是你这种会用火凤术的人。”

    千夜靠近万一在湖边蹲下,他迅速的朝万一的胸口那一块紫玉抓去。

    那紫玉发出一阵抵抗也便被千夜取下来,接着千夜便将那紫玉直接丢进了寒湖之中。

    “这东西怎么会在我身上?”

    万一完不记得紫玉附在他身上。

    千夜也便同他解释,“这是你那仙门师傅给你附上的,目的就是为了压制你身上的魔气。”

    千夜站起来对万一很友好,“我去找件衣服让人给你送过来,再有人来找你之前千万不要离开这儿湖水。”

    “我师傅……那……你等……”

    没等万一说完话千夜就转头离开了,万一下意识的要离开寒湖结果就在他胸口冒出水面的时候那刺骨的疼痛就从他心口开始往身蔓延。因为寒池有抑制法力的作用,所以万一完没有力量去缓解疼痛,接着他扑通一声又掉回了湖水里。

    等万一将头冒出水面之后,他也就没在冲动的要上岸了。

    冷静的万一也便在等待的时候开始胡思乱想。

    在境凌山的时候,他明明听见自己的师傅乘虚道长说自己是魔物要除去。

    刚才千夜又说那紫玉是乘虚道长附在他身上压制他魔气的。

    “师傅他是怕我给境凌山丢脸才想压制我的魔气的吧,我果然变成魔物之后就遭受您的嫌弃了吗。

    我真的是个最不争气的弟子。”

    你只是替代品,也只不过是替代品。

    替代品这东西要多少有多少,他们都可以变成灵境道的影子,而世上根本不会有人记得你史万一。

    内心的声音在诱惑着万一,不知什么时候万一心中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他提醒自己理性的应对问题,但是面对自己的师傅,他根本就没有办法。

    万一认为让这冰冷的湖水好好冷静自己也是一种好事。

    过了好一会儿他便看见远方走过来一个黑衣打扮的人,这人他还认识。

    “仇山!”

    万一见到熟人之后也算是暂时忘记刚才自己的苦闷。

    “嗯……”

    仇山听千夜说万一是云其深让带回疆邦的,仇山也便被吩咐暂时照顾这个万一。

    千夜将一件云其深的衣服交给了仇山,他还在圣魔司取来了可以压制魔气的丹药和治疗的药物。

    万一的体质因为受到酒鬼法术的影响在治疗上面必须破除他身上的法术才能治疗,不然的话是根本没用的反而会增加万一反弹的力量。

    千夜带万一回来的时候将他投入寒湖才让万一多余的法力和魔气消散,所以万一才从孩童身形变回正常的模样。

    仇山按照千夜的吩咐先给万一服下了压制魔气的丹药,接着他借着寒湖水将伤药敷在万一的胸口。

    最后仇山将衣服帮万一穿上后,万一才能从寒湖这边离开。

    疆邦的衣服看着比较显示尊贵,云其深身为魔君的衣服更是做工复杂,云其深的衣服也是他熟悉了之后才能自己穿的,万一是第一次穿疆邦的衣服,再说又是这么复杂的自然是不会。

    万一看着自己身上了的衣服,这衣服有点儿大就是这儿腰着有点瘦。

    “你们疆邦的魔人都喜欢束腰吗?”万一问仇山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仇山的打扮。

    “也不是啊,仇山你的腰围看着多么正常,这一身衣服穿着是真的别扭,腰也太细了吧。下裳还有些长。”

    “嗯……”仇山也看了看万一的腰部,可能因为万一的肌肉比较发达所以才会不适应。

    但是这儿衣服是给云其深这个魔君量身定做的。

    “嗯什么?”万一他想起来仇山有大喘气的毛病的。

    “……这是魔君的衣服。”

    “……”

    万一一时也没话说,这么说来云其深腰比他的还要细,下裳的长是因为……云其深那家伙比他高了?

    万一想到身高就有些不高兴了,“为何找他的衣服给我?就没有其他合适的了?”

    “嗯……”仇山继续。

    万一等待。

    “……魔王城里没有再比这儿更合适你身形的衣服了……”

    “……”

    万一也算明白仇山的意思,他的意思就是说魔王城里就云其深和他身形相似,云其深也是魔王城里最矮的!

    身高衣服的问题万一也不想在问了,衣服他忍忍适应也就罢了。

    结果他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仇山还是那样执意往前走。

    “仇山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嗯……我们看来是迷路了。”

    “你也知道你迷路啊!还有,在魔王城你都可以迷路的吗?这里不是你家吗!那你是怎么去那湖边找到我的!”

    仇山这次也学会表达自己的迷路了。至于他怎么找到万一纯属一开始他就走错了方向的歪打正着。

    当仇相在等待万一见面的时候听千夜说他派去的是仇山,仇相和在场被仇山带偏过的希怜都是一脸的难以形容。

    好在万一还记得他们来的路,结果他往回去的方向走了两步才想起仇山,回头一看仇山没了。

    “不是吧。”

    万一那一脸的难以置信,从此之后他是再也信不过仇山了。

    万一想着原路返回,结果仇山这么一没,他怕仇山又来那么失踪一出,所以他决定先把仇山找到。

    就在这个时候一支利箭划过了万一的耳畔刺在了地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