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轩网 > 都市小说 > 影帝他妹三岁半 > 59、第五十九章
    楚肖逸一直认为自己很懂流行音乐,它准确的概念应为商品音乐, 是以盈利为主要目的而创作的音乐。只是外行人总认为流行音乐就是流传广泛的音乐, 实际上这是极不科学的分类方法, 容易将《义勇军进行曲》等大众熟知的歌曲划分在内, 又容易将一些没有流行起来的流行音乐排除在外。

    从字面上来看,“通俗”指易解易懂,“流行”指广为流传,那么只有“商品音乐”是最科学、合理、准确的概念, 这才是音乐风格里讨论的“popular music”。

    然而,这就是楚肖逸的迷惑所在,按道理他的音乐能盈利就行, 但他认知的流行音乐好歹是周杰伦等音乐人的水平,怎么就能滑坡到此等地步?

    楚肖逸的歌以前没有爆过, 他只当自己水平还不够,但此首圣诞曲目意外爆火, 反而让他陷入自我怀疑。他盯着简化版曲目发愣,简直百思不得其解:“我这首歌真写得好吗?”

    楚肖逸确信旋律肯定不好听,即使梁双麒面上闭眼吹楚肖肖,对方内心也是有真实评价的。两版的旋律没有差别, 那就是和弦、配器等方面造成出入,他需要在这些东西上复盘。

    楚肖逸认真地摆弄起电脑, 他现在莫名其妙地成功,当然想得知成功的原因。

    何鑫见他全神贯注,坦白道:“其实我觉得你给肖肖的那版挺洗脑, 而且让人觉得很舒服,你的另一版听着就有点怪,不能够说不好听吧,只是我以前从没听过……”

    楚肖逸吐槽道:“因为你觉得洗脑的那版是烂大街的和弦,恨不得是个人都能写出来,你当然会觉得熟悉又舒服,你的耳朵永远沉浸在这类声音里。”

    何鑫惊奇道:“真的吗?但我听那版时觉得歌曲是全新的,并不觉得烂大街,那使用烂大街的和弦算抄袭吗?”

    楚肖逸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他现在莫名想念梁双麒,起码对方不算外行,他略微崩溃道:“嗯,不算……但我着实不好向你们外行人解释这个问题。”

    楚肖逸现在就如设计师,他面对的甲方什么都不懂还要乱说,张口就是“五彩斑斓的黑”,让他精神受挫。

    何鑫在楚肖逸处被怼碰壁,只能无奈地摸摸鼻子,不知该说什么。片刻后,楚肖逸却忽然坐直身子,他脑海中灵光乍现,恍然大悟地反问:“你刚刚说觉得歌曲是全新的?”

    何鑫:“是啊。”

    楚肖逸索性现写一段,依旧用的是毫无营养的技法,他播放给何鑫听:“那你觉得这是全新的吗?”

    何鑫点点头:“是,而且我觉得这段比圣诞曲还要好听……”

    圣诞曲用的是楚肖肖随便哼的旋律,然而这段是楚肖逸随手写的,内行总比外行要强一点。

    楚肖逸成功地验证自身猜想,他忽然习得写出爆曲的方法,那就是迎合听众的套路审美,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

    楚肖逸和梁双麒作为学音乐的人,他们听过无数优秀的音乐作品,自然看不上用烂的套路,只会觉得作曲人不够用心。然而,楚肖肖、何鑫等外行人听过的曲目有限,他们还听不懂其中更深的东西,完全分不出差别。

    楚肖逸突然领悟商机,他原本好好作曲要写很长时间,可一旦套路化就能进行量产,只要增添些许改动和创新,何鑫等人就听不出差别,瞬间节约好多精力。

    楚肖逸一下午就完成三首曲目,每首都能获得何鑫的称赞,而且对方认为每首都不一样!

    何鑫欣喜道:“我觉得下张专辑就用这些歌吧,我有预感其中肯定有歌能爆!”

    楚肖逸刚刚热血上头,他觉得歌手梦近在咫尺,一鼓作气地连写三首,仿佛看到金光闪耀的舞台大道。如今,他激动的心情逐渐冷却,望着屏幕上的歌曲又陷入茫然,最终伸手删掉新鲜出炉的三首歌,喃喃道:“算了吧,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何鑫眼见对方删除,赶忙想要阻止,诧异道:“哪里不太好?我们都觉得好听啊!”

    楚肖逸又感到熟悉的无力涌上胸腔,他沉吟几秒,垂头丧气道:“你们不懂当然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我要是懂还这么做,让人感觉挺卑劣的。”

    楚肖逸当然想踏上更大的音乐舞台,但他总觉得如此糊弄犹如走捷径的小偷,让人良心不安。他的新歌有粉丝们的宣传推广,只要稍微讨好套路审美,一定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就如同那一首圣诞曲,可这就是正确的吗?

    何鑫耐心规劝道:“即使你不写这类歌曲,其他人也会去写的啊,哪有什么卑劣不卑劣的?你原来也说过想让自己的音乐赚钱!”

    楚肖逸嗤笑道:“其他音乐人那是吃不起饭了,我演戏赚着钱还自带粉丝,却带头搞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传出去还有脸混吗?我还能在其他音乐人面前抬起头吗?”

    楚肖逸认为,他自带流量还故意搞坏音乐市场,着实有点太不要脸。部分音乐人可能是为生存让步,还可以被人所理解,他没有生存压力还树立不良示范,那就属于没有江湖道义。

    何鑫面色古怪:“可你原来说流行音乐就是商品音乐,就是要奔着盈利去的!”

    何鑫确实不了解音乐创作,自然对楚肖逸的执迷不悟感到不解。他没觉得赚钱是卑劣的事情,再说楚肖逸又没有抄袭等污点,对方凭本事写出的曲子,还怕内行人说闲话吗?即使他们私下嘀咕,那也是羡慕嫉妒恨!

    楚肖逸长叹一声,他无可奈何道:“那是我以前太天真了,我可能赚不到这笔钱,心里这关还过不去……即使是赚钱的音乐,总还是要点底线吧。”

    “你们喜欢那样的歌曲,说到底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创作出更多的优秀歌曲让你们听到,让你们的底线不断降低,只能去接受市面上现有的歌……”楚肖逸低声道,“我今年才二十多岁,我相信自己早晚能写出优秀又受欢迎的歌,这样的音乐环境总有一天也会变的。”

    楚肖逸在楚肖肖身上学到一点,那就是不要欺骗自己,他可以骗得过任何人,但他永远骗不过自己。他如今靠投机取巧赚爆曲的钱,说到底也只是拉低自己的作曲水平,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更算不上长久之计。

    如果大众身处优秀歌曲包围的音乐环境,他们听得数量足够多,自然更能分辨歌曲的优劣,拥有更高的审美能力。然而,创作者为赚钱跟风,疯狂地写毫无营养的曲目,便是亲手将良好市场毁掉,将自己的饭碗砸得粉碎。

    短期来看,部分创作者赚到极高的收益,似乎获得世俗的成就;长期来看,所有创作者都深受其害,圈子被彻底地搞烂。

    国内音乐圈被搞烂,大众并不会受影响,部分听众还能去欣赏欧美圈、日韩圈的音乐,只有国内的音乐人吃不上饭而已。他们的做法算是变相将部分听众逼走,让原本有欣赏能力的人都对国内音乐失去信心。

    楚肖逸会走上音乐道路,原因是他童年时听过无数优秀的国内流行音乐,那时简直是百花齐放、眼花缭乱,如今却遗憾地凋零。他不能由于别人烂,就跑去跟人比烂,那叫哪门子的追逐梦想?

    何鑫原本还想再劝,但他听楚肖逸语气诚恳,便察觉对方已经拿定主意,只得无奈道:“好吧,反正你做类似的事情也不是一两回,我只是真觉得有点可惜……”

    楚肖逸本来就是反常规的流量明星,何鑫跟他工作一直是痛并快乐着,对方错失所谓大火的机会也不是头一次。如果楚肖逸真是常规的明星,他就不可能说出那么多傻话。

    楚肖逸见经纪人松口,他顿时也轻松下来,悠然地调侃:“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平时让你少赚钱一样!”

    何鑫弱弱道:“那我还能为这首圣诞歌找商业合作吗?”

    楚肖逸义正言辞道:“这是我送我妹的礼物,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而创作的,当然不能跟钱扯上关系!”

    楚肖逸能容忍圣诞歌曲的存在,原因是它的诞生背景不一样,但他要拿此曲变现赚钱,瞬间就让事情变味。他觉得写这类曲子用来哄妹妹还行,真要追逐音乐梦想,还是得踏踏实实地照着老路走,一步一个脚印。

    楚肖逸解开自己的心结,顿时便感到豁然开朗,反正他还有的是时间,音乐创作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不过楚肖逸同样对一件事感到头疼,那就是楚肖肖在家拼命地播放圣诞曲,她恨不得一天听它十几遍,搞得楚肖逸都快崩溃。他刚开始还沾沾自喜,但陪着她天天旁听自己的歌,也着实让人受不了!

    楚肖逸既高兴于妹妹对自己曲目的肯定,又无奈于她对此曲的狂热喜爱,他终于忍不住道:“楚肖肖,你能不能听一听其他的歌,有好多歌都比这首歌好听。”

    楚肖肖懒懒地趴在沙发上,她伸着小手摆弄音乐盒,斩钉截铁道:“没有歌比这首歌好听。”

    楚肖逸一向不怕言论招黑,他此时面对妹妹的高度赞扬却心里发慌,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不敢当不敢当,真有很多歌比它好听。”

    楚肖逸:即使自己平时再不要脸,也不敢说自己的编曲天下第一!

    楚肖逸索性用手机放一首流行乐之王的作品,他语重心长道:“你来听听这首歌,我确信它比你放的歌要好……”

    楚肖肖:“不好听。”

    楚肖逸一时语塞,他觉得可能是此曲年代久远,又挑一首最近海外爆红的神曲,耐心道:“那我们就再换一首,世界上绝对有比这首歌更好听的……”

    楚肖肖依旧固执:“不好听。”

    楚肖逸满脸发懵,他沉默片刻,终于崩溃地抱头:“为什么你偏偏喜欢这首歌?它真的算不上最好啊!”

    楚肖肖眨了眨眼,她托着小下巴,一本正经道:“你放的歌也很好听,但都不是写给我的。这首歌是圣诞老人为我写的,我当然觉得它是世界上最好的歌。”

    “其他人可能觉得你放的歌更好听,但对我来说圣诞老人的礼物不一样,我能感受到里面特别的心意,这是其他歌曲没有的。”

    楚肖肖当然知道哥哥放的是知名歌手的歌,可那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圣诞老人写的歌不好听,她收到也会很高兴,这是为她写的歌,这份心意是无法取代的。

    楚肖逸见她神色认真,他如遭雷劈地愣在原地,忽然醒悟妹妹或许不是听不懂音乐,只是在她看来心意远比歌曲本身更重要!

    她当然知道有很多歌比这首圣诞歌好听,但她还是怀揣私心地将其排在第一!

    楚肖逸简直要为妹妹的暖心潸然泪下,原本还苦恼于她没有音乐审美,但他得知真相后却百感交集,控制不住地将小东西一把抱起。

    他感动地发出呜呜声,被网友们暴击的心也一秒治愈,抱着她就原地转起圈来,郑重其事道:“我以后还会给你写歌的……”

    楚肖逸:我妹妹才不是不懂音乐,她只是更懂音乐背后的心意!

    “?”楚肖肖完全没懂他在说什么,就猝不及防地被他抱起,被迫坐上人肉过山车。她根本不知道楚肖逸为何如此高兴,这歌是圣诞老人写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她没理解便宜哥哥的突然发疯,被举起来又感到阵阵头晕,只得气恼地拽住他的头发,尖叫道:“我要吐啦!快放我下来!”

    楚肖肖的反抗没有任何效果,就被凶残而热情的兄长狂揉一通,犹如被人类强撸的幼猫,满脸不爽却又挣扎无效。她还是没法适应此类极致的表达友好方式,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要被一口吞掉的糯米团子,被凄惨地rua来rua去。

    楚肖肖:为什么我不能是四五米高的巨人呢?那我也可以将他摁在沙发里rua。

    楚肖逸在妹妹身上重拾信心,他愉快地奔回屋里,决定趁着喜悦的心情创作,觉得脑海里的灵感层出不穷。他的完整版圣诞曲不被她喜欢,但他以后的完整版曲目肯定能打动她,他坚信这一点!

    楚肖肖见楚肖逸终于欢快地离开,她开始鬼鬼祟祟地在角落里搜索,往搜索框里输入“人如何快速长高”,打算暗中实施计划。

    她已经在心底种下小小的复仇种子,便宜哥哥现在有她好几个那么高,才能仗着优势肆意地揉她,等她长得有好几个他那么高,就能让他尝尝强rua灰飞烟灭的滋味!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