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轩网 > 修真小说 > 龙魂侠影 > 第282章
    “小贼,今晚你去趟九曲芸香阁吧。”

    楚婉冰吃完后用手绢抹了抹嘴说道。

    龙辉啊了一声道:“冰儿,你说什么?你让我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口上虽然是一本正经,实际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心想这个丫头怎么越来越好说话了,先是帮着自己抢老婆,现在又怂恿他去招妓。

    楚婉冰仿佛看透了他龌龊的想法,板着小脸嗔道:“死小贼,你别想得太美,我要你去那里看住我爹爹,虽然他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我可不想让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占他便宜。”

    龙辉嘿嘿笑道:“那你就不怕你相公被人占便宜吗?”

    楚婉冰啐道:“少在这装无辜,这个世上还没女人能占你便宜呢,你不欺负女人都不错了!你给我老实点,要是你敢跟那些女人鬼混,你以后就别碰我!”

    龙辉心想我还有碧柔呢,到时候我跟碧柔演一场春宫戏,就不信你这小骚妮子不乖乖求着我。

    楚婉冰小嘴一撇,说道:“这是我跟碧柔商量好的,你若敢在外边乱来,你以后就自己在外边睡吧!”

    龙辉见林碧柔不住地点头,明显是赞同楚婉冰的话,暗叫不妙,这丫头果真是铁了心要把自己身边的女人一个一个拉过去,结成同盟对付自己。

    入夜时分,龙辉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九曲芸香阁,里边装饰的冠冕堂皇,莺声燕语,馨香扑鼻。

    不少衣衫暴露的女子正与恩客调笑嬉戏,雪白如玉的肢体在眼前晃动,除了这些外,还有不少清倌人,卖艺不卖身,抚琴吟唱,还与一些才子吟诗作对。

    一个身段丰腴的艳妇扭着肥臀笑着走过来道:“这位公子哥,面生得很,可是第一次来?”

    龙辉掏出一块银子塞入她裸露在外的乳沟里,说道:“然也,还望妈妈替小生介绍几个俏丽的姑娘。”

    拿着未婚妻的银子来花天酒地,调戏老鸨,龙辉有种说不出的快感和兴奋,顺手在那的饱满的双峰上捏了一把,其动作熟练之际,简直就像一个逛窑子的老手。

    平日虽也有客人打赏,但从无人像龙辉这般豪爽,再加上龙辉长相俊朗,那艳妇也不禁喜爱,媚眼如丝地笑道:“公子好坏哩,这般欺负奴家。”

    笑得花枝乱颤,主动地将丰腴的身子贴在龙辉胳膊上,挽住他手臂引路道:“公子既然是第一次来,奴家岂会怠慢,这就为公子找几名俏丽的姑娘去。”

    将龙辉带到一个位置坐下后,抛了个媚眼道:“公子是要金鱼还是木鱼呢?”这金鱼和木鱼是风月场所的暗语和戏称,金鱼就是指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而木鱼则是可以随时献身的女子。

    龙辉嘿嘿笑道:“当然是木鱼了,妈妈你还不懂么?”

    老鸨会意一笑,便扭着大屁股离去了。

    过了片刻,两个艳丽的女子夹着一份香风走来,朝龙辉行礼道:“公子,奴家有礼了。”

    龙辉微笑地招了招手,两女欢快地坐在了他两侧,将柔软的身子倚在了他怀里,还不是蹭动,姿态撩人,虽是媚人,但见识过楚婉冰那等天成媚骨,龙辉对这两人是毫无兴趣,只是逢场作戏般地调笑。

    龙辉目光如炬,不断地在人群中寻找楚无缺的身影,楚无缺没找到,倒是见到了左拥右抱,满脸红印的慕容熙,只见他在一群美娇娘中纵声大笑,那些美姬也是笑嘻嘻地为他倒酒,并用雪嫩的小手捧起酒杯送到他嘴边,偶尔夹上一块糕点,塞入他嘴中,这小子倒是潇洒惬意得很,酒来张嘴,菜来开口。

    这时,老鸨朗声说道:“今晚我们九曲芸香阁将会推出一件异宝,诸位大爷若有兴趣可以随意拍卖。”

    这竞宝拍卖也是这九曲芸香阁常有的事情,每次都有奇珍异宝卖出,所以这个也成了九曲芸香阁的一个噱头。

    闻得异宝,不少恩客都放下手头的事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说话的老鸨,还有的客人叫道:“荷姑,这次究竟是什么宝贝?又是什么样的美人献宝!”

    按照以往拍卖的惯例,皆有一名捧着宝贝出现,名曰之献宝,只要竟宝得得胜者便可享用美人的温柔。

    那名叫做荷姑的老鸨嗤嗤笑道:“这回献宝的乃是昔日的宫家九小姐,这位小姐芳龄十七,乃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次所献之宝乃是一口盖世名琴。”

    宫家也曾经是当世大族,也曾一度入主内阁,但由于白淑妃一事受到牵连,从此家道中落,想不到今日为了生计昔日的贵族小姐也以沦落至此。

    虽然宫家已经没落,但毕竟也是曾是豪门贵族,想必这个宫家九小姐也是个落落大方的闺秀。

    烟花女子虽也美丽,但却不如豪门闺秀那般诱人,若能能一尝昔日的豪门贵女的味道,定是销魂蚀骨,想到这里不少男人眼中绽放出灼热的光彩,宛如野兽一般。

    除了那些色欲熏心的男人外,还有那些热衷宝物的人。

    曾有传闻,宫家收藏了一口宝琴,除了音色纯美清脆,还有着医治百病之功效,当年宫家被抄之时却未发现此琴。

    今日宫家小姐亲身献琴,想必便是这口宝琴,许多人都动了心机,不但要夺得宝琴还要一亲美人芳泽。

    “咚——”

    的一声清响,清脆悦耳,如同仙音拂过耳际,楼里嘈杂的吵闹声便都停了下来。

    二楼正中的一间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一道珠帘静垂下来,隐隐望去,珠帘后端坐着一个美妙的身影,未见其人,未闻其声,只这么一眼,便已让楼下的男人们疯狂了起来。

    “荷姑,快点开价吧!”

    众人嚷嚷大叫,不断地催促道荷姑说道:“诸位请稍安勿躁,这次的竟宝并非价高者得。”

    “不是价高者得,那还比什么。”

    有人不满地叫道。

    荷姑说道:“这次的竟宝规矩乃由宫小姐所定,妾身对此一无所知。”

    那宫小姐也不说话,只十指轻拨,便闻一阵天籁之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初时声响轻柔,似是山泉汩汩而下,逐渐便又紧凑起来,又如春雨密密麻麻。

    细耳凝听,那琴声带着奇异的魔力,音韵似在四周盘旋,又似在耳边私语,直让人沉醉其中。

    慕容熙闭目倾听,神态陶醉,不时微微点头,食指轻敲桌案,陶醉其中。

    只闻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妾身采苓,以此曲为引,只望能求洗音水琴之主。”

    那些有心人已经从中听出了这宫小姐的竟宝规矩便是要比较琴艺。

    有人问道:“宫姑娘,你可是要试探吾等之琴艺,以此选出宝琴的主人。”

    这竟宝大会也曾有过不以金钱做交易的时候,对此众人也不觉得陌生。

    宫采苓说道:“非琴非意,似琴如意,采苓能为有限,难以继承此等宝物,却不忍神琴蒙尘,故而借此机会为洗音水琴觅得良主。”

    只听慕容熙说道:“传说此琴具有治百病,疗千伤之奇效,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宫采苓说道:“家族传承,只要有人能奏出天宫八铉谱,不单可百病不侵,更能长生不老。窥探仙道。”

    长生不老四个字一出,场顿时一阵肃静,人人皆是蠢蠢欲动。

    龙辉对此不禁莞尔,长生不老之事虚无缥缈,可望不可求,为何世人总对此痴迷,或许也是对死亡的恐惧的一种表现。

    龙辉懒得理会这些狂热的人,目光不住地在四周游弋,只希望能找到楚无缺的身影,谁料岳父没看到,倒看到了两个熟人,正是齐王和泰王。

    齐王坐在东南一角,而泰王则处于西边雅座,两人似乎都发现了对方的存在,泰王冷目凝视,眼中隐见怒火,而齐王却丝毫不理会泰王的挑衅,嘴角含笑地盯着二楼,不知道是在看人还在念琴。

    “此次采苓从天宫八铉谱中抽出部分乐章,这些都是宫家先人所研习破解,但深奥难懂,在场的主位无论是以琴声还是以其他方式,只要能够完演奏出来,便是宝琴主人!”

    宫采苓说了这句话后,又顿了顿道,“如果不嫌弃采苓的蒲苇之姿,妾身也可扫榻相迎。”

    “宫小姐,你一直躲在珠帘之后,叫吾等难以一窥真容。如此这般,吾等岂有动力演奏乐章曲谱。”

    只听慕容熙开口叫道,众人也纷纷呼应。

    随着叫声越来越大,宫采苓微微轻叹,嘱咐了丫鬟一句,缓缓拉起了珠帘,一张国色天香的面孔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青丝高盘,玉面粉腮,杏眼琼鼻,樱桃小口,光华隐现,身姿婀娜,如弱柳扶风,顾盼间美目盈盈,端地是个美貌无比的女子。

    即便见惯美女的龙辉的心里猛跳了几下,这个宫采苓长得可真是水灵迷人,齐王和泰王两人眉头微皱,眼光也难以从宫采苓身上挪开。

    慕容熙叹道:“想不到世上还有此等美人,看来九天仙子榜上还得再画一人。”

    龙辉暗笑道:“你要是见到冰儿的样子,只怕连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慕容熙感慨了几句后,无意中竟发现龙辉的身影,于是打招呼道:“龙将军,你怎么也来了,是不是已经醒悟,特地来找小弟一同饮酒作乐,远离苦海?”

    龙辉哭笑不得地道:“三少真是风趣,龙某是迫不得已而来。”

    慕容熙笑嘻嘻地走过来,不由分说地便将他拉到自己席上,连忙让四周的美姬招呼龙辉,顿时龙辉陷入一片胭脂海浪,红粉天堂,耳边尽是莺声燕语,芬香扑鼻。

    “来,龙大爷,喝杯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