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轩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BOSS之路 > 第628章 心缘的帮助
    就在清羽离开金刚寺之后,笼罩在因果上的迷雾也开始散去。

    大禅寺内,正欲回静室继续打坐参禅的般相按住骤然疼痛的心口,悲呼一声:“师兄!”

    不详来得如此之急,如此措不及防。

    这种强烈的预感,也就唯有金刚寺出事这个结果了。毕竟,般相在这世上除了金刚寺中的同门,也没有其他的重要之人了。

    “唉,缘起缘灭,造化弄人啊······”

    悠然叹息声中,一道身影出现在般相身后。

    “方丈?”般相有些不敢相信地转身看向身后的老僧。

    现在的心缘,乃是以一老僧的样貌出现。

    只听他道:“老衲也是刚刚才发现,金刚寺,灭了。”

    “灭了,灭了······”般相颓然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

    尽管方才的心痛已经向般相预示了金刚寺所遭遇的不详,但真正得到消息,还是令人神伤。

    真正悲伤起来,其实通神境也和凡人没有区别。

    就像现在的般相,他直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追求,也部随之烟消云散了。先前所经过的广场,也好似在讥嘲着般相的失败。

    辛辛苦苦让金刚寺回归大禅,但最终回归的却只有自身一人。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唉,奈何,奈何······”心缘看着般相如此颓态,也是连声叹息。

    不管是大禅寺僧人,还是般相,都对于心缘太过迷信了。他们迷信于“掌缘生灭”的能力,却是忘了,心缘终究不是知能。

    在这世上,还是有人能够脱离心缘的因果线。

    就如之前在北周被刺的心闻,他的死,就不在心缘的掌控之内。

    如今金刚寺的覆灭也是如此。心缘从不是知能的。

    然而,过往的经历确实将心缘塑造成了知能。从心缘修佛开始,他就一直是无往而不利的,所有事物尽在他掌握之中。

    禅宗一直以来在中原大地开枝散叶,有着无数分支。这无数分支时间久了,自然也有了自己的心思。都是禅宗之人,谁人规定非要大禅寺为首?

    在心缘成为大禅寺方丈之前,禅宗势力虽大虽广,但可谓是一盘散沙。而在心缘主掌大禅寺之后,这一盘散沙却是被揉成了一股麻绳。

    神都之战,密宗重入中原,若非心缘料事如神,也许密宗就成功了。

    或者说,要不是心缘提前挡着极东的太阳神,密宗肯定成功了。

    心闻的死,并不能打消众人对心缘的崇拜。

    “方丈!”般相突得改坐为跪,下拜道,“恳请方丈告知般相,是谁人覆灭我金刚寺?是谁人杀我师兄师弟师侄?恳请方丈慈悲!”

    般相猛地磕了三个响头。

    三声响亮的磕头声响起,心缘的老僧姿态缓缓消失,他的身形拔高,变成了一面相严肃的中年僧人。

    “金刚寺覆灭之前,贫僧未有丝毫察觉。以金刚寺和大禅寺的渊源和因果,这不应该。”

    心缘俯身复起般相,接着道:“于这世上,若要有人将贫僧瞒的如此彻底,唯有三种结果。

    一者,是有实力不下于贫僧的至强者行此事。由于是对付实力远弱于他之人,他能够力封锁因果泄露。

    二者,有天机之道高于贫僧者,为此事打掩护。这等高人,此世唯有一人,那便是时命老人。

    三者,便是有绝世的遮掩天机的秘宝。”

    “此三者,第一可能性极微,没有哪位同道会这般行动。”

    至强者也是有尊严的,要他们遮遮掩掩地去杀一群最高真丹的武者,他们不要面子的吗?

    而且心缘乃是天榜第四,在他之上的,唯有三人。这三人,怎么想都不可能行事如此鬼祟吧。

    这一点,般相极为认同。

    “第二点,有关时命老人,这有些可能。”

    “这······”般相讶然张开嘴,“方丈,时命老人岂会行此事?”

    那可是德高望重的时命老人啊,他怎么可能会这般行事?灭金刚寺满门有时命老人参与,般相完没想过这可能。

    先前听到三种可能是,般相都直接把第三种可能当成肯定了。前两者,完不可能。

    “你将是大禅寺中人,贫僧也不瞒你。时命老人近二十年前时虽一直居于命运坛中,然则贫僧却是发现他似有诡事隐藏。他的可能性,有。而且还不是微乎其微。”心缘肃然道。

    若是其余和时命老人同等地位之人,可能不会行此事。但是换做时命老人,就有可能。天机之道,悬疑莫测。谁知道这是不是时命老人在落子呢?

    更何况,心缘已经确定此事和魔道有关了。在清羽离开之后,迷雾渐渐散去,心缘也能以因果之道查到有谁在参与。

    而据心缘所知,时命老人便是隐隐和魔道有关。

    “还有第三者,此种可能性极大。贫僧已然知晓,此事,炼狱峰、魔剑道、绝命堂三者皆有参与。

    除这三方之外,似乎还有第四方,但是贫僧一直未能找到这第四方的踪迹······”说到这里,心缘微微皱眉。

    “恳请方丈告知此三方灭门之人,现在何处?”般相立刻道。

    马上灭掉这三个门派,般相是不敢想的。但是执行灭门的人,般相却是恨不得立马将其挫骨扬灰。

    心缘并没有阻止般相的意思。三根七彩的细线,似有似无,轻轻化入般相三根手指中。

    “先往金刚寺,搜寻行凶者残留气机,加强因果感应。无需顾忌,行凶者罪大恶极,佛都有火。此事,佛门会鼎力相助。”心缘道。

    金刚寺是禅宗的大功臣,便是当初的那烂陀寺,也不敢真的灭其满门。此次遭逢如斯惨状,佛门不能不做出表示。

    “是,谢方丈。”

    般相立马起身,暴射腾飞。

    他一刻都等不及了,他要凶手付出代价。

    原地,心缘的面容缓缓变为杀机毕露的沙场将军之相,“便让贫僧看看,究竟是何人藏在暗中吧。”

    般相将会是一条翻江之蛟,横冲直撞,将江底潜藏的暗流尽数搅乱。无论是谁跳出来阻止,都将落入心缘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