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轩网 > > 哑女乱江湖 > 第四十五章 揭晓身份
    飞凤山庄。

    “娘亲,娘亲。”上官伶一入得上庄就疾呼道扑到内里。

    等我步入的时候,两母女早已经拥抱着泣着不成声。上阈被围的时候,上官伶的母亲敏妃正好在别庄,所以没有被波及。

    眼前的俏妇,虽然上了些岁数,可是保养得当,完看不出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

    “这位是?”敏妃看向我问道。

    上官伶拉过我,“这是和护送我回来的宝儿。”

    敏妃显然对上官伶的回答不甚满意,但还是满脸带笑,“宝儿啊,辛苦了。”

    边上的老嬷嬷突然耳语了她几句,她的脸上大惊失色。

    一个挥手,官婢们关上了内室的门扉。一个个拔出了剑,空气都被凝固了。

    “娘亲,这是为何!”上官伶上前不得,被官婢们压在身后。

    我被举剑围困在中间,敏妃不动声色。

    我皱了下眉,搞不清楚状况,边上的嬷嬷一声厉吼,“拔剑。”

    我摸了下背负的绝情,原来是为了它。

    上官伶连忙为着我解释:“娘亲,不是的,不是她。”

    “住嘴。”敏妃严厉的呵斥吓到上官伶,上官伶一下缄口。

    “我终于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哈哈哈哈”敏妃疯言疯语地边笑边落泪。

    “王妃,您保重啊!”

    “嬷嬷,嬷嬷,我……”

    “给我拿下她!”边上的嬷嬷一声下令,四周的官婢团团围上。

    我抽出绝情,大不了一战,此处不留我,我也不强求。可我也没有那么容易给你们拿下。

    敏妃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凄惨着笑着,指着我尖叫道:“我的女儿呢?我的女儿呢?你把我的女儿怎么了!”

    “王妃。”

    “娘亲,我在这里呀。”

    敏妃冷眼一笑,指着我继续声讨,“我的亲生女儿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我手里提着绝情,心里有什么梗塞着想不明白。一时如坠入一个怪圈,近在咫尺伸手却又抓不到。

    “王妃,看她年纪不像当年的……”嬷嬷隐含的话语没有说出。

    “她拿着绝情,我就不怕她和‘他’没有关系!”敏妃一个挥手,四周的婢女压着上官伶退下。

    屋里只剩下我,敏妃和嬷嬷三人。

    “这把剑和你什么关系,什么人给你的?”

    “和你没有关系!”我冷声道,就是这把剑,俨然融入了我骨血,我谁都不给。

    我握着剑,转身就像离开。

    “想走,门都没有。”

    那个嬷嬷肥胖的身躯却异常灵巧得急驰在我身边,我一个侧推,她马步沉稳,没有跌退,咬牙回剑劈敌,我展开招式再不顾自身安危。

    十几个回合后,我明显处于下风,我急攻一剑,她一声长笑,运剑架开我的刀刃,眼前剑芒烁闪“当”的一声大响,震耳欲聋。

    “你还不够火候。”一声怒吼,就趁刹那的空隙,长剑奔雷掣般插入了我的胸膛。

    清晰得感觉刀尖缓慢的抽出身体的剧痛,好狠。

    刀刃上占着我暗色的血迹一滴滴流在地板上,剑身没有因为我血液的侵灼而发黑,想来也是把上好的剑。

    “你说不说。”嬷嬷抵着我的剑又是划上了我的胸口。

    “嬷嬷,你这样没有用的。”

    “王妃,何劳您大驾,这种小角色,我来就可以了。”

    敏妃摇摇头,恢复了常态取过嬷嬷手里的剑。由我的胸口直指着我的右膝盖,刀尖划过的霎那引得我一阵战栗。曾经受伤的膝盖不自觉地一阵悲痛,这是心里的伤口,虽然我努力克服,可是本能的反应还是改不了事实。

    我怒视着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

    她轻轻一笑,手腕一个用力,锋利的刀锋刺进了我的膝盖。

    一点一点,扭转着刀柄,疼痛如若龙卷风般冰冷地扎进我的心口。

    我强忍着咬着自己的下唇,哼都没有哼一声。

    “哦?”敏妃只望了我一眼,提起刀尖又移到了我的眼前,对着我的左眼,“如果是这样呢?”

    “你说不说,这剑是谁的!”

    我偏过头,喘着气跌趴在地上。量他们没有答案之前也不会杀我。

    “啪”上官伶提着剑,撞门而入。

    一见我捂着胸口,膝盖猛流血的样子,就哭泣着奔赴过来,“娘亲,娘亲,她救过我啊,请您放过她吧!”

    “哼。”敏妃冷哼一声,“我从小是怎么教导你的?”

    “我……”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敏妃对着上官伶怒斥,“她是谁?她是你的男人喜欢的女人。别告诉我,我没有教导过你怎么做?”

    “娘亲……”上官伶望着我的眼神退了一步。

    敏妃把手里的剑扔到上官伶眼前,“把她的脸划花了。”

    上官伶颤抖着接下剑。

    “我……”

    “郡主,听王妃的话,不要忤逆她。”

    上官伶抖抖索索地爬到我的眼前,我冷眼看着她。

    “宝儿,我……”上官伶惧怕得看着自己的母亲。

    我心痛的闭上眼,划就划吧,反正再多一条伤我也不在乎。

    良久沉默后,我睁开眼,上官伶抱着剑跪坐在我眼前,我呼了一口气,她终于还是没有下手。

    “你果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的女儿绝不是你这样的。”敏妃一字一息吐出的话语惊动了所有人。

    “娘亲,我,我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我生不出你这种孬种!”

    眼见着敏妃就要步出屋外,上官伶满眼杀意,眼色血红,反手对着我的脸一剑。

    一条痕迹掺着血丝从我脸色滑落,疼得不是脸,是心。

    “娘亲,你看,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上官伶有些疯狂得邀着功。

    敏妃看也没有看她一眼,“不是的永远都不是。”

    “来人,把她带下去。”边上的嬷嬷作着最后的吩咐。

    心头的伤,右腿的疼,引得我冷汗连连,朦胧眼神间看着地上拖出的长长血迹,我轻笑。

    “砰”被拖入了一间柴屋,四周漆黑一片,没有丝丝光线照射进来。

    身上传来时冷时热得感觉,我整个人仿佛游遁在银河中,莫无目的,凄惨悲凉。

    那些繁华哀伤终成过往,雾散,梦醒,我终于看见真实。

    这个世界一样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