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轩网 > > 哑女乱江湖 > 第三十章 烟花柳巷
    “这位小姐,可是王妃命啊!”看着眼前有些花甲年纪的老人,眼神精光地对我说道。我忽的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哦?”齐天歪着头一脸思索的表情。

    那“赵半仙”对着有些兴趣的齐天游说道:“这位小姐面相奇格,有人中龙凤之势……”

    苍傲月盯着他,打断了他的话语,奇道:“怎么看着就那么面熟?”

    那老人一个谄媚的深笑,道:“道人我在这覃孛虽不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也是有点小名气的,苍王爷。”

    苍傲月轻咳了下,站于一边不语了。

    齐天把我推到那个“赵半仙”前头,瞄了眼幡子,有些不爽道:“那……这个赵道人给看看,这个是什么王妃命啊?”

    算命的赵道人点点头,恭敬道:“敢请小姐,除去面纱。”

    齐天一阻手,“这个……”

    道人会意,道:“这……里头请。”

    “唉呀,宝儿去嘛,去嘛。”我挣扎不得,还是给推着走在前面,江浪也不在。我望望苍傲月,低头沉思跟在后面。真是无奈。

    几个回转,赵道人带领我们从阴暗的小路,一路窜到一条艳光四射的繁荣长街。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亭台楼宇里飘出奏着迤俪调子的乐曲、放肆享乐的客人以及毫不忌惮与客人们调笑的娇媚声音,不似官道两边的肃静庄严,看着门第间招呼着过路客的艳装女人们。我立刻就明白了,看来这里就是覃孛城男人们的销魂圣地了。

    齐天也有些微怒地抱怨,“怎么把我们带来南街……”

    赵道人语焉不详地支吾着,“小本生意,小本生意……”

    好在不待多时,赵道人便领着我们步到个摊子前。

    我皱眉看着那赵道人卷起袖子擦拭着蒙了一层灰的桌椅。极度怀疑这个人……

    齐天帮我抹了一把椅子后,把我按坐椅子上。赵道人坐定后也不似先前般诚惶诚恐。

    眼神一眯,掠着胡子又重复了下先前对我说过的话:“这位小姐,可真是王妃命啊!”

    虽然翻来覆去都是这句讨好人的话,但仔细看此人,那镇定的模样确实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不过就是举动太可疑,而且我也不相信算命这套逆天违理的说法。如若真是能够算透人生,那这老儿岂不是能操控别人的命运。

    看着齐天有些充满好奇,又闪闪发亮的眸子,我轻轻揭开面纱。

    那赵道人“啪”一下,响亮地拍了下黑漆漆的桌子,撒了一地的灰。

    “天姿,天姿,小姐可是仙人啊!”引得两边的小贩都放弃了吆喝,朝我们望来。

    自从怕被认出我“天下第一魔剑”的身份,我就一直身着女装。但是发式还是如往常般半掩着脸,最多只能称为不施粉黛的素雅。要是比较起来,路边街头那些精心打扮过的女人们肯定要胜出我几分。三分长相七分打扮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虽然我知道我打扮起来肯定不俗。至少曾经的“我”在大学的时候还是有着颠倒众生的本事,何况是这张一模一样的脸。

    听着赵道人的胡言乱语的一惊一乍,我起身就想走。齐天却把我按回去。

    “道人,可否解释一番?”

    赵道人半闭着眼,伸了伸手,齐天奉上一锭银子。只见他掂量后,缓缓道来:“小姐这面相堪称贵人之相……”

    赵道人拿手在我眼前示意着比划了一番,继续道:“这眼眸七分贵气,三分魅人,四爻诀:至临,无咎。象曰:至临无咎,位当也。正位居臣职,门中二女逢。急承云中鹿,水涸应三冬。事团圆,务周。一往一来,平步升天。……啧啧……”

    “道人,此相何解?”

    “眼为田宅主其宫,两眉之间是命宫,点额寿阳,丹铅其面,萧染曲眉。那是上好的贵人之相。然观则口鼻,齿如含贝,微睇绵藐,此乃高升之姿。两者合,必是王妃之命也。”

    听着这个“赵半仙”玄乎的讲话,还平步升天呢,我真想狠狠吼上一句,你这个骗子,可惜我吼不出。不耐烦间,我再次起身,不待齐天抓着我,我翻身跃出。转瞬离了齐天有两步有余。

    苍傲月见着,露出笑颜恭维道:“道人,眼力可准着呢!”

    赵道人一看,有些谦虚地夸赞着:“王爷缪赞。”

    我立于一边,站在路中动动脚却不知该往哪里走。两边都是花街柳巷啊!

    “小姐,虽本是贵妃面相,可是观着这腿,却是可惜了哦!”身后传来赵道人的声音,“本是上好的机缘,却因着这个变数……可惜唉……”

    我心神一悸,这个道人?!机缘?变数?我确实是因着这具身子的坠山,断腿才穿越而来的亡魂。难道此人真是能通奇门怪术隐于世的高人?

    我扶着一簸一簸的腿,急切步回。赵道人却是料到我的折回般,掠着胡须老僧坐定的模样。

    “一切……命中皆有定数……”赵道人像是被附身般,声音遥远地不似眼前之人发出的。“小姐这一世,活不过二十岁……”

    “你说什么?!”

    这一世?二十岁?

    赵道人的话像是刺中了我的心口。脑中传来吵杂的声音,嗡嗡不断刺激着我的耳膜。男人的,女人的,孩子的,哭声,笑声,喊声,叫声,什么声音?头好痛。

    “啊…………”一声女人的响彻天空的尖叫,顿时划破天空,也把我拉回现实。

    回首望去,赵道人和插于桌边的“赵半仙”的幡子已然不见。我急切的寻找着道人的身影。不知为何,冥冥中就是想找到这个赵道人,仿若他应该知道很多……

    所以……,就算我明知他有可能会是个骗子,明知有些东西是我逃不掉的命,可是我还是必须坚持。

    “宝儿,你怎么了,怎么了?”齐天轻轻揽着我的肩膀。

    我回过神,齐天和苍傲月把我护在中间,周围都是尖叫着纷繁乱跑的人。

    “杀人啦……”

    “杀人啦……”整个街道顿时乱作一团。

    苍傲月拉住过往的一名男子,问道:“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男子惊慌未定,本想挣开的时候却看清来人,咽了口唾沫,惊呼道:“苍,苍王爷。”

    男子镇定后道:“云……云雨楼,死人了。”

    苍傲月蹙眉答道:“多谢。”

    “不,不客气。”男子离去后还有些不敢相信地回望了几眼。

    “去看看吧。”苍傲月看来是不能坐视不理的。

    齐天看了我下,缓缓转头答到:“嗯。”

    齐天拉着恍若神游的我,逆着人群往前走去。

    待我们站定在云雨楼前,里面的人已经跑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位浓妆艳抹的妈妈桑似的人物,伏在门口哭得呼天抢地,那略显肥胖的身子一抽一抖,“啊唷……我这里……造的什么孽啊……好好的生意……给我整出这个叫啥啊……老天爷……你个OOXX啊……”

    等她终于回过神来,扬起那张哭得五颜六色活像调色盘似的脸,抽泣着惊呼道:“你……你们……”

    苍傲月自报家门,“我是聚旸楼的苍傲月。”

    “苍……苍……王爷……”

    我心里暗自思索,苍傲月堂堂一个北漠的亲王,本应该是北漠的王,却口口声声不在乎这份身份地位。这是何等的洒脱。

    “王爷,发生这等事,肯定不是我们楼里的人干的啊,您可要为老奴作主啊。”

    眼看那妈妈桑就要爬也似的,扑到苍傲月脚边。

    “起来说话。人死在哪里?”

    “紫烟,绿萍……人呢!”妈妈桑尖叫着呼喊着来人。

    从边上畏畏缩缩走去一粉衣少女,颤抖着声音道:“紫烟姑娘,绿萍姑娘都给那同来的徐公子扣在房里……其他人……其他人都跑光了……”

    妈妈桑猛跺着脚,愤恨道:“出了事,才知道谁是忠心!哼!一帮子兔崽子!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答:“雯雯。”

    妈妈桑一勾眼,道:“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前头带路。”

    那叫雯雯的女子,一个福身,展露笑颜喜悦道:“谢谢,刘妈妈。”

    穿过一片狼藉的大厅,楼梯,我们来到两楼的雅间口。

    门扉敞开着,一名白衣公子坐在里头,几边地上倒着一蓝衣男子。墙边伏坐着一名艳丽女子,怀中一位绿衣女子状似昏过去的模样。

    里边的白衣男子见着来人,便转头望向我们。那张揉了男人的俊与罕见的媚在一起的脸微微侧着,一头乌丝简洁淳朴的绾成一束,只以一枚古玉钏簪着,素白长衫里隐约露出一截红色内衫领,黑,白,红,衬得人更是俊朗非凡。只是脸色有些惨白,表情有些僵硬。

    门里的紫衣女子眼见来人了,泪眼婆娑抢先朝着刘妈妈哭诉道:“刘妈妈,呜呜……”

    “紫烟,你倒给妈妈说说,怎么个事儿?”

    这个紫烟刚想开口,却给苍傲月一个阻手。

    “徐阁主……怎么回事?”苍傲月冷冷道出。

    白衣男子缓缓回应道:“玉,玉容亲王……”

    齐天望着地上的中年男子,惊呼道:“这……难道是?金沙派于掌门?”

    白衣男子一个沉痛的点头。

    众人面面相觑,一派掌门怎么就那么轻易毙命在这烟花柳巷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