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轩网 > 修真小说 > 媚尊天下 > 第八二一章 白芊芊认真画像
    听了谭雪松的话,穆千媚若有所悟的说道:

    “要更贴近自然的状态?意思就是越不着痕迹,施展出来的剑意就越强,对吧?”

    谭雪松点点头回答道:

    “对,随风剑法是从自然中感悟出来的剑法,开始是要利用这份自然之力来施展剑招,因此痕迹就非常明显,四招剑法,分别对应了自然中的四个季节,那时就是借自然之力,痕迹是非常明显的。”

    “可是,随着修为的提升和对剑意的理解越来越深,此时就要消除掉剑招中的那些季节的痕迹,让剑招更加的贴近自然,无迹可寻,那时候的剑招就到了返璞归真,不着痕迹的境界。”

    “到了这个程度,就能进入剑域之境了。”

    穆千媚不禁陷入了沉思,她看着花园中留下的那些凌乱的剑痕,回想着刚才施展秋风落叶时的状态。

    谭雪松和童子瑜对望了一眼后,就默默的退了出去,为了不打扰穆千媚,连告辞的话都没有说。

    秋夜恢复了宁静,秋雨也恢复了正常,默默就这样独自在小亭子中打坐修炼起来。

    次日一早,穆千媚从修炼状态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雨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有四个宫女安安静静的在亭子外守候着,一看就是彻夜未睡,看到穆千媚终于睁开眼睛,四个宫女立刻行礼问安。

    穆千媚随口问道:

    “昨夜可有什么异常?”

    其中一个宫女恭敬的回答道:

    “回禀天王,朱雀堂堂主白芊芊来访,看到天王在此修炼,就没有打扰天王,奴婢已经让她在天王宫内等候。”

    穆千媚再次看了看花园中凌乱的场景,然后吩咐道:

    “好了,你们收拾整理一下花园,孤王去见她吧!”

    回到天王宫,只见白芊芊正坐在会客厅的椅子上等着。

    看到穆千媚走进来,白芊芊当即起身行礼道:

    “芊芊拜见天王!”

    穆千媚淡笑道:

    “我们姐妹之间不必多礼,妹妹是一夜未睡吗?”

    白芊芊立刻回答道:

    “不是,我也在椅子上眯了一会,看到小姐在修炼,就没有打扰小姐。”

    虽然不叫天王,但改口叫小姐也依然显得很恭敬。

    穆千媚就不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当即开口问道:

    “妹妹亲自前来,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我,对吗?”

    白芊芊点头回答道:

    “是的,小姐让我重点打听这两年通天路出口的消息,我最近有了新的进展,所以就亲自回来告诉小姐。”

    穆千媚也不着急问是什么消息,而是带着白芊芊一起洗漱,清清爽爽的坐下后,又吩咐宫女将早点端上来,两人一边吃早餐,一边才又开始说起话来。

    吃了一会,穆千媚随口问道:

    “妹妹探听到什么重要的消息呢?”

    白芊芊慎重的回答道:

    “每年中秋前后,就是通天路的打开的日子,前两年好像都没有出现什么值得关注的人,不过,今年在前几天,却出现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出现在了青云观的附近,我们怀疑,他们就是来自通天路的人。”

    穆千媚疑惑的说道:

    “六七十岁的老者,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白芊芊满怀歉意的回答道:

    “青云观一带,已经不在我们的领地,现在那边是魔界的领地,我们留在那边的人不多,消息已经不灵通,因此没能一直跟踪,出了青山客栈之后,就没有了他们的踪迹。”

    穆千媚理解的回答道:

    “在那边,我们的眼线少了很多,失去他们的踪迹,倒也是正常的事情。”

    说完后,她继续问道:

    “那妹妹见过他们张什么样吗?”

    白芊芊回忆了一会,才缓声回答道:

    “那老者须发皆白,慈眉善目,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但是精神很好,又像一个老郎中一般。”

    “那少年粉妆玉琢,长得非常俊美,几乎能与文兰公子相媲美了,不过,文兰公子一看就是天真活泼,纯净无暇,不染尘埃,而那个下少年看起来却带着几分冷漠,竟有一点江湖之气,看起来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我却从未见过。”

    穆千媚不禁陷入了沉思,这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的老人,倒是符合叶随风的样子,加上那老郎中的气质,就更像了。

    可是,身边还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又是什么回事呢?巴山爱

    难道他后来又收了一个小徒弟,然后带着徒弟一起来到了天外天?

    那也不太可能啊,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修为肯定不算太高,不可能顺利的来到天外天。

    难道是他来到天外天之后,才刚刚收的小徒弟?

    想到这儿,穆千媚轻声的说道:

    “这老者的样子,还真的很像我和亭风的师父呢?只不过,还带着一个少年,就令人疑惑了。”

    “或许,那只是一个巧合吧!对了,妹妹见过他们的样子,现在能不能试着画出来给我看一看呢?”

    白芊芊挠挠头回答道:

    “我虽然跟小姐学了画画,可是我的水平一直都不高,根本画不出他们的神态来啊!”

    穆千媚摇摇头说道:

    “没关系,你只要画出一个大概的样子即可,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朱雀堂堂主,经常都会避免不了要给人画像,我看过你给人画过的画像,虽然画得是有些单薄,可是,对于抓住人物特征这一点,你确实做得很好。”

    “要想画好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抓住他与众不同的特点,就算画得不太像,但也能让人一下子就想象出这个人的样子来。”

    白芊芊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那我就试一试吧!”

    随即,穆千媚吩咐宫女将画纸和画笔都备好,放到了书桌上,等候白芊芊画画。

    白芊芊先坐到书桌边上,微微闭着眼睛,仔细的回想那两个人的样子,久久没有睁开眼睛。

    匆匆看过,印象并不深刻,现在要凭空将他们的样子画出来,才发现能想起来的模样其实挺模糊的,回忆不出他们具体的摸样来。

    白芊芊甚至有一种越是想记清就越是记不起来的感觉,顿时不禁有些微微的着急。

    穆千媚也没有催她,而是慢慢的喝着茶水,耐心的等待着,也不打扰她。

    好半晌之后,白芊芊才缓缓的睁开眼睛,虽然依然皱着眉头,但又似乎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特征,于是就拿起画笔,看着眼前的画纸,准备要作画了。

    既然回想不出具体的摸样,那就先把能记起来到东西先画出来。

    随着白芊芊开始作画,穆千媚就静静的盯着画纸上看着。

    当白芊芊按照记忆中模糊的样子勾勒出两个人的轮廓时,穆千媚的心情就莫名的激动起来,因为那老者的轮廓,确实像极了叶随风。

    至于那个少年,她却暂时看不出什么来。

    画完两人的大体轮廓后,白芊芊就停顿下来了,她再次闭上眼睛,艰难的回想着。

    良久之后,白芊芊才有再次睁开眼睛,以不太确定的手法,在缓慢的画着老者的眉眼五官,下笔显得有些犹豫。

    当眉眼都补充完毕的时候,穆千媚大概有六成的把握看出那老者就是叶随风了。

    确实是有几分相像,但是又不能百分之一百的肯定。

    画完老者之后,白芊芊就开始画那少年的五官。

    当那俊美的脸庞上配上精致生动的五官时,那少年的神态似乎活过来了一般,竟然显得很生动,可见他给白芊芊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穆千媚看着那个少年,她也肯定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少年,但是莫名的,她也有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一个明明没有见过的人,为什么会感到熟悉呢?

    一时间,穆千媚竟然看得有些痴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从何而来呢?

    穆千媚在盯着画纸看,白芊芊也盯着画纸看,手中拿着画笔,脸上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样,不时的会增添几笔,然后一边打量一边继续回想。

    随着白芊芊不断的描绘,画纸上的两个人物也渐渐的变得更加的生动和形象。

    穆千媚看着那个老者说道:

    “这个人,我现在已经有七成的把握判定,他就是我和亭风的师父了。”

    “不过,这个少年,我也认不出来,应该是没有见过的人,但是,莫名其妙的,我也感觉有几分熟悉感。”

    白芊芊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会画中的两个人之后,终于放下手中的画笔说道:

    “我能想起来的,就是这个样子了。”

    穆千媚随手拿起书桌上的画笔,开口说道:

    “我给这个老者再增添一些细节,你看看是不是更像啊!”

    说着,她就动起笔来,将画中老者的形象做了一些补充和修改,她就按照记忆中叶随风的模样修改的。

    毕竟是曾经朝夕相处的人,她对叶随风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当她修改完成后,画中的叶随风与她回忆中的师父就有了**分相像,然后就转头对白芊芊问道:

    “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

    白芊芊看了看穆千媚修改和补充过的老者形象后,眼睛渐渐的变得亮起来,因为这样一改,就更符合她记忆中那个老者的形象了,于是带着几分激动的语气回答道:

    “对,对,对,那老人就是这个样子!”